校友之星

刘明:名博也需拼搏

刘明:名博也需拼搏

 刘明,男,湘西永顺人,1994年毕业于湖南机电学校(湖南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前身)机电一体化专业。在新华社、中新社、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单位奋斗10余年。独立完成《湖南新农村建设热点调查》、《大汉模式与中国城镇化》等100多篇50多万字深度报道。参与策划中国首届微信大赛和永顺老司城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相关宣传。曾被新华网评为十大名博、感动家乡十大人物。现任湖南扶贫开发网总编辑。  

                      父亲的来信

 刘明总是谦逊地摇摇手说,比他优秀的机电校友太多了,自己真不用再去宣传。其实,这真不是宣传,而是给学弟学妹一个学习的标杆,激励他们不断奋斗,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第二次采访刘明恰好是在中国女排时隔12年后在里约奥运会上夺金。刘明无不动情地回忆道,1984年中国女排在洛杉矶奥运会上夺金时,他还在湘西农村念书,没见过电视,也不知道排球,但通过广播知道了中国女排获得了奥运冠军,知道了中国女排有个人叫郎平,人称“铁榔头”,“学习女排,振兴中华”是那个年代最激动人心的号召。所以,我借题发挥道,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们这一代人就是现在机电学子的“中国女排”!刘明深吸一口烟,笑而不语。

1990夏天,刘明成为了山寨第一个跳出农门的中专生,来到了湖南机电学校。刚进中专,刘明心里头还是有些不甘,这时,父亲来了信,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些言语:听老师的话,和同学搞好团结,认真读书,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你现在总比我过去要好要幸福,先有个工作,稳定下来。毛主席还不是中专生吗?人只要有梦想,努力奋斗,一步一个脚印去走,将来同样可以实现的。父亲并不识字,这些朴实无华的话都是由他口述叫家人记下来。

和其他学生不同,刘明将精力更多地放在了文学爱好上。在他的牵头下,成立了文学社团,自费印制了文学刊物,参加了学校及其他兄弟院校的学生社团交流。一时间,刘明成了湖南机电学校的名人。更为重要的是,刘明在这期间便阅读了大量的散文小说,名人传记等,开始了坚持写日记的习惯。同时,向身边人学习,向成功者学习,在历史中学习,努力从思想上提升自己。这一切,刘明都通过信件向父亲一一汇报。父亲的回信总是不断地激励刘明要脚踏实地,要把梦想当作责任,一种幸福的责任。

                   梦想的力量

1994年,刘明中专毕业,因为是优秀毕业生,被跨地区分配在长沙锅炉厂。抱着“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的信念,刘明主动要求到车间一线当电工。

1994729日,参加工作第一天。刘明写了篇日记叫《边学边干,完美人生》,记录了上班第一天的感悟,最后还随手写了几句诗:如果常常你试着编写黑暗,来侵蚀我纯洁的心灵,我悄悄地告诉你,长久的黑暗不会使我窒息,就如天空追逐白云,就如鸟儿呼唤黎明,我迟早会拥有我,灼人的花期……类似的文章在他的日记里随处可见。

日记里的这些文字,忠实地记录了刘明的理想和未来。他从湘西大山里读书出来,吃过苦挨过穷受过气,唯独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对未来始终充满激情。这写在日记里的理想有时近乎狂妄,不过,狂妄者自有狂妄者的未来。

带着这份激情与狂妄,刘明几乎碰遍了那时每个车间的每台设备,工厂里的每根电线杆上都曾流下他辛勤的汗水。在那里,他不但从工人师傅身上学到了做人的优良品德,也在那种环境里看清了人情冷暖,更为现在积累了大量的财富。

刘明后来回忆道,当时最喜欢沈从文在《长河》题记中关于工作的一些话,当时还把它们抄下来,贴在了集体宿舍的床头,每天下班要求自己读一次,所以至今还记忆深刻:
  “横在我们面前许多事情,都不免使人痛苦,可是却不必悲观。骤然而来的风雨,说不定会把许多人的高尚理想,卷扫摧残,弄得无踪无迹。然而一个对于人类前途的热忱,和工作的虔敬态度,是应当永远存在,且必然能给后来者以极大鼓励的!”  

在长沙锅炉厂车间工作的近8时间里,刘明经历了很多:几乎每周必去湖南省图书馆,每次必写必记,也正是在那段时间,他为未来选择了文学梦想。后来还是因为发表文章被破格提拔为厂长秘书,之后再做销售经理。业余时间,刘明还兼职做家教,辅导学生作文。正是这些在工厂里的经历,使他比一些人多了份珍惜、少了些浮躁,为走上新闻生涯奠定了宝贵的基础。

2004年,由于大环境的原因,刘明从企业下岗,昔日耀眼的“铁饭碗”光环被打破,生活顿时失去了经济来源。当时刘明刚刚贷款买房,每月工资才400多元,扣除房贷后到手里的钱不足200元。怎么生存?谈何发展?不是不热爱生活,更不是不努力工作,但,这就是现实,必须承受。也许,相对于父辈们经历的苦难,这根本不算什么。痛定思痛,刘明想,这个时代,只要人活着,梦想就一定活着。

幸运的是,靠着之前坚实的文字功夫,刘明在由湖南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决策参考》杂志社谋得了一份文字编辑工作。《决策参考》作为我省为领导决策提供参谋和服务的内参,是宣传我省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阵地。这就要求作者有着相当的理论基础,同时具备前瞻、新锐、真知、唯实的眼光,这样才能为政府和企(事)业单位的决策者提供科学决策信息和决策借鉴范例。在这样一个高度的舞台,能否演好自己的角色,说实话,刘明当时心里也没有底。为了迅速找到自己定位,刘明将重点放在了下基层,不分寒暑雨晴,工厂和田间总是能看到他的身影,回来之后就是读书写文章。功夫不负有心人,刘明的付出有了回报,被杂志社任命为第一主编,并且得到了题写本刊刊名的湖南省委原书记熊清泉同志的肯定,熊老经常这样称呼他,“那个会写文章的刘明”。

刘明在《决策参考》的突出业绩,引起了业内人士的高度关注。两年后,刘明受邀加入了中新社湖南分社。这是他真正以一名记者的身份去完成采编工作。刚进新单位,刘明就挑起了重担。在湖南分社社长白祖偕先生支持下,在部门同仁共同努力下,用了两年多时间,刘明几乎一个人走遍了湖南14个地州市50多个县市区100多个乡镇村,近5万公里路程,采访超过1000余人,完成了30多万字的《湖南新农村建设热点调查》写作。作为主笔,从接受这个专题报道开始,刘明就有种压力。能采访湖南各级领导、专家、学者、企业家,能结交最底层的农民朋友,这确实是一个记者难得的机会;但要完成上述数据的任务,不说写,光是上山下乡对人的身体也是一种考验,可见这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再往高一层追求,如何避免千遍一律的写作?如何寻求表达方式的突破?如何更好地求得内容和形式的统一?如何使文章更加完美?刘明做了多次深入思考和实践,取得了不错的效果。随着这个系列调查文章的发表,其影响力越来越大,有不少文章登上了中新网的头版,并被其他媒体转载,获得了中新社湖南分社2006年度特别报道奖。正是靠这组系列报道,刘明获得了业内人士的高度认可,在中新社站稳了脚跟。在写作新闻报道的同时,刘明还在新华网开通了博客,和网友有不少互动,文章点击率一直居高不下,2009年被新华网评为十大名博。

紧接着,在社领导的支持下,刘明远离长沙家人驻地大湘西,开始了另一组系列报道的写作。在大湘西之间行走,去了10多个县市区,到过数十个乡镇村寨,采访了上百名干部群众,发表了10多篇系列报道,行程超过了1万公里。刘明既是司机,又是主笔,还是编辑。有人问他,你图什么,到底累不累?刘明回答说,累当然是累,但再累,生活却是相当充实的。自己这个年龄,正是做事情“黄金期”,人生在世,总得要在自己喜欢的职业上干出点名堂来。

这次调查区域主要是在苗族聚居区,刘明虽然是湘西人,但生长在土家族聚居地,对于苗区生活,一直陌生。刘明第一次去了凤凰腊尔山苗区。尽管语言不是很懂,和苗族同胞同吃同住,大碗酒,大块肉,唱山歌,围着火炕聊天,过去、现在、未来,山上山下城里城外,他们无所不谈,内心感到从未有过的畅快。随着采访深入,这种感受越来越深。人在苗寨里行走,不经意间碰到的老人,小孩,男人,女人,都会主动向你打招呼。问起一些情况时,苗族同同胞总是用不太熟练的汉语反复地说明,生怕刘明一行人不懂,末了,还淡淡一笑,笑得灿烂,笑得自然,让人没有隔阂,十分亲近。

在这次调查采访期间,刘明在新闻写作上学到了不少。有一次,刘明在世界第一峡谷钢桁悬索桥上采访,在距谷底500多米高的猫道,一些农民工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刘明临时改变采访方案,决定写这些普通劳动者的生活,这座桥对于他们意味着什么呢?没想到,农民工们谈得最多地不是创造了多少世界第一的技术,而是说,桥通了,回家的路近了。于是,刘明原封不动地用了农民工的话作为文章标题,《矮寨大桥通车,回家的路近了》,文章发表后,得到了很多人好评。刘明突然明白,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用总结和材料堆砌出来的新闻不鲜活。只有融入了现场,倾听了心声,投入了感情,文字之间贯通了血与肉、气与魂,新闻才有生命。 在那段时期,他又陆续推出了《保靖黄金村:遍地“黄金”遍地茶》,《永顺松柏:湘西粮仓悄然转型》,《古丈红石林:海枯了石未烂》,《吉首“红色股份”,让村集体不再无钱办事》,《凤凰腊尔山:有一位孤独的赶考人》,《龙山比耳村:岩窝窝里垒出幸福来》等优秀作品。刘明后来深有感触的说,所谓的走基层转作风变文风,说一千,道一万,我们只有真正带着感情去走,真正的融入生活,融入群众,才能写出含有泥土芬芳的文章来!新闻作品,也才有生命,而自己的人生阅历,也才会丰富多彩。

后来,刘明还参与策划了中国首届微信大赛和永顺老司城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相关宣传。如今,刘明开通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每天都有原创文章出炉,在自媒体时代,刘明仍在不断拼搏!(执笔:周峰)





主要媒体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