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部门

传统文化讲座

《校园传统文化--书法讲座》之一

编者按

刘作平老师退休前为学院督导室副调研员。其工作之余爱好广泛,挚爱中华传统文化,对金石书画、古典诗词、诸子百家、传统戏曲均有涉猎,尤其以书法艺术见长。一九八五年曾获湖南省首届湖湘书法大赛一等奖,同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湖南分会,一九九〇年曾被学校驻地津市市政府授予“拔尖人才”称号。之后曾获全国硬笔书法展览一等奖。龙年国际书法大赛铜奖、全国机械行业高职院校书法展金奖。主编过《大学书法教程》,其书法艺术造诣曾入编多部辞典。近年来探索方向为:传统文人艺术与现代大众艺术及传统书法审美与后现代艺术审美之异同等。精心研究现代简化汉字草书,力求雅俗共赏,志在寻求传统书法艺术与当代年轻人接轨之便捷途径,以利于中华传统文化在当代拓展其人文价值。

《学书琐谈》是一份书法讲座提纲,原载《兰草》杂志一九八六年第一期。时过三十年,此文对学院师生中的书法爱好者们仍有较高的指导价值。现将全文转载,并附刘作平老师近年之草书作品。

学 书 琐 谈

作平

书法充满着魅力。业余闲暇濡墨挥毫是我的一大乐事。也许是我过于地偏爱,每闻书法展览,不论忙闲与否总得设法置身其间,颇有兴味地品赏一番,自觉心旷神怡,若有所悟。尤其那些神完气足点画得体的佳作,更让我流连忘返。观赏之余,每每自愧不如,恨心手相悖,不能不对那些名符其实的书法家由衷的钦佩。无怪乎,年逾八旬的书法家萧娴女士在《全国大学生书法竞赛作品集》上题诗曰:学府四年专一业,临池千日见初功,作书不是雕虫技,万古风流点画中。有人或问:书法不就是写字么?写字能有多大学问?能有这等神奇?还称得上万古风流?恐怕是这些老夫子们故弄玄虚吧!不论问者持何观感,我想就自己的感受简略地谈谈。

一、书  法

查阅辞书,书法有两重含义。从广义上而言,是指写字的法则,包括执笔、行笔、点画、结构、行次,即笔法、字法、章法的综合,具备显著的实用价值,旨在合理、准确、美观地表现文字。凡是有文字的民族便有书法可言。从狭义上来讲,书法专指中国文化宝库中的一门独特艺术。其借助于汉字的象形特征和独特的工具——毛笔,通过高度概括和抽象化的点画线条来表现世间事物和生命的姿致及书家对生活的感受和体验,具备高度的欣赏价值。而我们现在通常所讲的书法当是后一概念。因此,同样是写字,由于功用不同,其标准和要求也就各不相同了。鉴于书法艺术借助于文字来表现的特征,当代著名书法家费新我先生曾把书法学习分为两阶段,初级阶段是习字,高级阶段是学书。这是颇有见地的。时装设计之所以有别于普通服装剪裁,是因为前者“唯美”,后者“唯用”。书法虽然是写字,但写字并不等于书法。唯求实用地模仿是写字,唯求美感的创作是书法,既可以在功用上加以区别,也可以在阶段上进行划分。

中国书法艺术迄今为止已有数千年的悠久历史和优良传统,不仅为炎黄子孙所钟爱,而且近传东瀛,远涉西欧,被国外的美学家们作为艺术之最的课题之一来研究。这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是华夏艺苑的荣光,誉之为万古风流实无过也。

二、欣  赏

哲学讲真,宗教信善,艺术求美。书法既是艺术就必然给人以美的感觉和享受。而“美的概念,至少就女性的美来讲,在人们的心里是没有特定的性质的。”①作为艺术作品的美,与欣赏者的审美意识又紧密相关。王朝闻在《美学概念》中指出:“美感的一个狭义含义是审美感受,即人们在欣赏活动或创作活动中的一种特殊心理现象。”  “审美的感觉是观念的一种非常复杂的联想。”②如果抛开这些因人而异的因素,我们可以从书法传统技法的要求和表现形式方面去探索一些共同的美,作为欣赏书法作品的向导。

①达尔文《人类原始》第1卷45页

②普列汉诺夫《论艺术》第13页

章 法 美

章法就是书法作品的布局构图。观赏作品的第一眼就是看布局上的艺术性。不同的布局方法形成不同风格,有茂密、疏朗、错落、谨严之分。章法集众字而成篇,要照顾到气势、墨韵、虚实,从而组合成一个和谐统一的整体。这是作品成败的关键。一是讲求气势,须得意气相聚,精神挽结,虽手法不同,或雄伟奔放,或沉静茂密,或潇洒飘逸,总给人有笔势流畅,气息贯注,一气呵成的艺术感受。二是讲求墨色,即浓淡枯湿、墨色变幻,或干冽秋风,或润含春雨。施用浓墨则焦焕神彩,浓淡相间则秀润可爱。非掌控之中的墨溢毫外或平板无变均属“墨猪”,是为用墨之病。三是讲虚实,虚实要得变化之妙。版面分布得当,有疏密,有借让,虚实衬映,相得益彰。四是讲求“奇正”,平正而无变化则呆板,奇险而无收束则狂怪。越是险绝的结构越能显示优美的姿态,而一旦超出重心范围则失去平衡,便无美可言。章法总的要求是:首尾呼应,笔意顾盼,偃仰起伏,错落有致,神完气足,团聚不散。

线 条 美

线条就是作品的点画,靠用笔来体现。东汉蔡邕在《九势》中曰:惟笔软则奇怪生焉。用笔得法,抑扬顿挫,则线条千姿百态,变幻莫测,恰似舞蹈语汇,单看便美,构成作品更令人心驰神往。美的线条必须呈现立体感,这是书法艺术的生命。唯有中锋行笔才能产生圆浑稳健的线条,使人感到饱满充实。同时,通过中锋和侧锋交融互补的行笔及精到的结体可使线条呈现力感。美的线条有着强烈的动感,能产生“龙飞风舞”的动势。草书行书动势最强,隶篆次之,楷书并非无动势,只不过含蓄一些罢了。美的线条还饱含情感。心情舒畅,笔下易流美;心情沉重,笔下多重实;急躁者落笔多匆忙,恬淡者笔底见虚灵。美的线条还具备节奏感,与墨色交织产生韵律美。徐缓的韵律给人的感受是从容不迫,急速的韵律使人兴奋激昂。美的线条具备丰富的表现力,或如股钗之园劲,或如柳条之柔长,或如金石之凝重,或如漏痕之迟涩,可状物寓形。线条美显示出作者的功力,没有深厚的艺术积淀和娴熟的技巧及雄健的笔力就没有线条美。

风 格 美

作品风格反映着作者的师承关系,体现出作者的个性、气质、胆识、文化素养、审美趣味乃至思想境界。论文章讲文如其人,观书作则谓字如其人。风格即人,即思想和艺术的统一体。风格显露出强烈的个性美。王羲之的《兰亭序》俊逸超妙,耐人寻味;怀素僧的《自叙帖》纵横错落,满纸烟云;颜真卿的《祭侄稿》郁勃顿挫,悲壮交集;郑板桥的《题画诗》跌宕多姿,奇趣横生。纵观古今书坛神品,各类风格尽矜其美,可分为沉雄、豪劲、清丽、和婉、端庄、厚重、倜傥、俊逸、浑穆、苍古、优雅多种神态。风格亦显露出作者的气质,倾向胆汁质的人多取落笔千钧、气势磅礴的书风;倾向多血质的人常爱运笔通灵,富于变幻的风格;倾向粘液质的人爱慕笔墨凝重、刚柔相济的韵味;倾向抑郁质的人推崇绵柔园转、文静内涵的风貌。试析颜、柳、欧、赵四家楷书,基本上可代表上列四种气质类型。总之,没有独特风格的作品是“奴书”,是下品。而每一种风格的产生无不展示着作者的艺术才华和开拓精神。

内 涵 美

好的书作具备一种高雅之气,兼有“金石味”和“书卷气”,内涵充实,饱含学问。深沉而不涩,平易而不俗。味似佳酿,醇正诱人而后劲无穷。  “金石味”可以把人带入书学的远古,令人遐想,但缺乏广博的书法传统理论和技法知识,不能把钟鼎款识、汉砖秦瓦、碑学帖学溶于一炉则望尘莫及;  “书卷气”可进一步引起“人们观念的非常复杂的联想”,而没有深厚的文、史、哲、美学之涵养,不能把传统文化、才调情愫、道德伦理融贯其中则苍白无神。至于题材内容的格调高下,章法款式的完整残缺,虽然极易分辩,但亦属内涵美的必然组成部分。

朦 胧 美

朦胧美与自然美和意境美紧密相关,是书法美的最高境界。自然美是朴素的形式美,贯穿于书法艺术的各环节,要求自然之美,必须从经意用心入手,把纯熟的技巧和高深的意境相结合,守法度而法度不拘,有安排而无安排之迹。不事雕饰,真率流美,似淡而质朴,实工巧之极,天机自动,似无意却有趣。意境美则是富有深刻含义的意象美,通过对自然界和生活中的多种现象的观察、思索和体会,运用凝炼的笔墨高度抽象,不依赖于具体形象,凭一种感觉进行延伸,进行形象化的联想和模拟,这点与音乐相通,二胡独奏曲《江河水》凄凉悲切,如泣如诉,而每一个欣赏者心中由此产生的具象是不尽相同的,同时也是朦胧的。抽象的书法在被欣赏时,人们很难用具体的形象去进行衡量比较,只能在抽象的形式上进行想象和补充,并与创作者达到心理上的默契和共鸣。如从大小参差的章法想到大小错落的天宇星辰,从起伏不平的粗线条想到连绵的山麓,从流畅的笔势感受到江河的奔流。这种想象有着广阔的天地。朦胧美感正是这种想象驰骋的较好媒介。朦胧美在书法欣赏中有着特殊的价值,是书作欣赏的真谛。著名国画大师齐白石说:“作画之妙,在于似与不似之间,太似则媚俗,不似则欺世。”画既如此,书法亦然,艺术上的“似与不似”之妙正是一种朦胧美。

三、书  家

   无论是研习何种术业,人们常把成果卓著者誉之为“家”。故而书法亦有书法家,亦是令人崇敬的。可惜历来并无严格考核之细则,这一概念不免模糊不清。褒之者认定书家高深莫测,一字值千金;贬之者讥之书家仅百日之学,不成经论。于是乎,智者见智,仁者见仁。偶有性灵稚童习得一家一帖,竟然十分肖似,但见有人惊呼:书法家!或是某人练字数载,倒也工整均称,书联题匾胜得千户之众,有围

观者赞曰:书法家!亦有学书者以一招一式之妙见诸于报刊,不免自我陶醉,以为堪称书法家。凡此种种,实为井蛙之见。书法家是精通书法艺术者,而书法艺术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集中表现形式,无广博之才决不能胜任。“古今书坛留名者,无一不是学问家。”古人尚且不论,仅看近代较为人们熟悉的郑板桥、吴昌硕、齐白石、鲁迅、沈尹默、邓散木、郭沫若、赵朴初等,不是画家、篆刻家、文学家、诗人,便是古文字学家、考古学家。多为饱学之士。均是品高学富,胸罗万有。书卷之气自然溢于篇章字里。剖析前贤的知识结构,结合当今时代的要求,作为一代书家必须具备下列知识修养:

   一是书写技能。特别是以创作为主的书家,对于真、草、隶、篆的主要流派当广泛涉猎,以求信手拈来。这样,不但可以在创作时根据主题的要求灵活地采用各种字体或风格,自由地驾驭各种表现形

式,而且可逐步在实践中探索变化,形成自家面目。仅守一家而求变化,是为近亲繁殖,缺陷多矣!倘能知悉各体,了解笔墨技巧,便可象唐朝诗人兼音乐家温庭筠那样——“有弦即弹,有管即吹”,不受工具材料的局限。一管毛笔在手,或秃或尖,因物制宜,纵横挥洒,笔下自有独特韵致。这是进入书法自由王国的首要条件。作为书家,也不能排斥实用书体、美术字的研习,倘若有书家不能对付一版壁报,

实为滑天下之大稽。

   二是传统理论。力求掌握一些古典和现代书法理论,用以指导创作,且利于归纳总结,为后人留下一些可以借鉴的东西。历史上很多书家都是理论、创作二者同步的。

   三是文字学常识。了解汉字的发展变化过程,即能知其然,又晓所以然,可以避免错字、漏划、不规范之毛病。学传统,字字有来历;求变化,笔笔有根基。

   四是文学诗词。特别要重视古典诗词的吟诵,试想,作为书家竟不能即兴对联,胸无点墨,不能出手成章,临场抓耳挠腮,将有多么别扭难堪。同时,书法佳句相得益彰,能够令人玩味无穷。

   五是历史知识。知悉中国历史发展概况,以增强民族自豪感;了解历代政治、经济、文化、时尚、人情,可温故而知新。通晓书法发展史,可以先哲求学精神而自勉发愤。了解历史背景有助于研究古

代各时期的书风特征。

   六是碑刻鉴赏。海内碑版碣石甚多,书家首先必须是一个好的欣赏者,能够分辩真伪优劣,便于吸取传统精华,发扬光

大,开拓新书风。

   七是借鉴姊妹艺术。美术、篆刻与书法相通,即书画同源。学点西画素描法则,有助于提高造型能力;掌握点国画技法可体会笔墨情趣。音乐、舞蹈、戏剧、建筑在美的本质上与书法艺术具有异曲同工之妙。时而观摩研究,可滋生创作热情,触发创作冲动。

   八是美学哲理。美学以艺术为主要研究对象。掌握其基本原理,可进而揭示书法的欣赏价值,叩开书法艺术抽象美的神秘之门。进而了解中西美学理念的差异,关注世界的审美新潮流,以利洋为中用,使书法艺术植根于传统,又保持其旺盛的生命力。哲学是指导人们研究各门学科的科学。书法的最高境界是“道”。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都可以在书法中得到完善的解答。哲理性是书法创作的灵魂。辩正的对立统一法始终贯穿于书法创作的实践之中。

   九是道德规范。古人讲书者须“品高”,即人品高,人格美。今人讲“心灵美”真诚、笃实、稳重、谦虚、勤奋、坦荡等是书家必备的美德。而虚伪、投机、轻浮、骄横、懒散、势利、保守、嫉妒是

为人所耻的。总之,直接为社会创造精神财富者本身应该具备美的心灵。

四、书  趣

   由于客观条件的局限,并不是每个有志于书法艺术的研究者都能如愿以偿地成为书法家。实际上书法作为一门业余爱好,仍然其乐无穷。把其作为一种高雅的娱乐,于人于己均有多方面的趣味和裨益。书法有益于心身健康。

   首先是陶冶性情。著名美学家朱光潜先生认为书法不但抒情,而且可以移情。他说:“我在看颜鲁公的字时,仿佛对着巍峨的高峰,不知不觉地耸肩聚眉,全身的筋肉都紧张起来,模仿它的严肃;我在

看赵孟頫的字时,仿佛对着临风荡漾的柳条,不知不觉地展颐摆腰,全身的筋肉都松懈起来,模仿它的秀媚。”可见人们在欣赏书法时除了美的享受之外,无形中受其熏陶,感情为之渗透,人格为之感染,

心绪有所改变。而书家多人格高尚、学问精深,传世之作多文辞华美。欣赏者时而观摩名碑法贴,可以仰前贤之休烈,发思古之幽情,从而得到一种向上的力量。

   其次是调节精神。医学界认为:书法练习是气功的一种形式,工余临池,专心致至,杂念俱无,注意力集中点划方寸之间,紧张的心绪为之松驰,疲劳之精神借以调节,即便信笔挥洒,也得纵情之乐。

书法纵情有别于其他艺术门类,绝无不良之副作用。管弦之乐虽怡人,过纵则使人厌为噪声;人体艺术实高雅,过纵则可能成为品德意识低下者的淫乐之门,而书法无此弊端,纵为嗜好亦无不可。

   书法有益于生活、工作、学习。学书须安和、妥贴,利于培养处事不骄不躁,举止得体的风度;须雅驯、整洁,利于培养文明、卫生、爱美的习惯;须心细、无误,利于培养办事认真,一丝不苟的作风;须耐性、毅力,利于培养始终如一和坚韧不拔的精神。

   学书可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习其字,必通其文。历代体裁繁多,时常浏览,古典文学欣赏水平自可提高;通其文,溯源流,查历代典章制度,人物风土可增长历地见识;若有书作留存于世,亦可为后世提供直观史料。

学书可提高书写技能,从某种意义上讲,字是人的招牌,不论有无文凭者,不论职业是否有要求,人们总是唯愿写得一笔好字,只是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如愿,而学书必须先习字,习字不难,方法对路,坚持不懈,不过百日此愿可了,试问:何乐而不为?

五、学  书

   书法既好,何以入门?囿于篇章,技法难以展开述说,姑且概而谈之。唐代书家孙过庭《书谱》曰: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求险绝;既知险绝,复归平正。”这是学书过程的高度概括。学书可分三个阶段。初学时讲究平正、规矩,掌握了平正再去追求变化,掌握了变化又回到平正上来。前后两个平正却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但求平正是勉强、被动的,复归平正是自然、主动的,有着低级阶段和高级阶段的巨大差异。这是因为书法学习同于学习其他艺术门类,要经历会、通、精、化的过程,由生疏到熟悉,由熟悉到创新,最后方能达到随心所欲,出神入化的程度,进入寓神奇于平淡的艺术境界。所以,初学时必须按照传统的好碑贴,循规蹈矩地临摹,死记苦学,初步掌握笔法、字法、章法。这是“无我”时期,侧重于形似。过了这一关就开始进入艺术探索阶段,要求兼收各家之长,涉猎多种体式,了解书法源流和理论,探求各种表现手法,不断增加“字外功夫”,掌握其他艺术形式与书法的相互联系,以明艺理。随着技法熟练,阅历渐深,又必然会去追求神似,在传统的基础上争取“有我”,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而这一阶段也最容易流入狂怪,这是学书最长的一个时期。只有到了第三个阶段,功力已深,掌握了丰富的理论知识,领悟了书学法则,文、史、哲、美学素养齐备,才能去伪存真,融汇贯通,妙造意境。学书要有一个相当长的磨练过程,一般而言,达到炉火纯青之时,人也老之将至了。故有“人书俱老”之说。然而,任何学业的成功,不能绝对地以时间,年龄来要求,由于人们的环境各异,用功程度不同,成熟是有先后的,也不一定必到晚年其书作才能老到成熟。成功的关键在于勤奋,超人的成绩往往来自于超人的勤奋!

六、创  作

   创作是艺术创造,由此产生深邃的艺术意境,既不能自然主义地模写现实,也不能虚无主义地空想臆造。创作依赖于灵感,全靠从生活的极深刻和丰富的体验中获得。音乐家借此谱出感人的乐章,书法

家凭此写出艺术性的书作。书法创作特别强调“取其意,不重其

形,撷其精,不袭其貌。”古人晁补之诗云:“经营初似云烟合,挥洒忽如风雨来”。前者是构思,后者是制作。书家创作往往给人的印象是一挥而就,简单之极,实则全仗长期积累,所谓厚积而薄发,观察、感受、构思都凝聚在这短暂的一挥之中。正如齐白石先生说:“苦把流光换画禅,功夫深处见天然。”

书法创作的步骤是:拟选题材,理解内容;酝酿情感,臆出基调;布置章法,决定字体;预想效果,审度形势;凝神聚气,大胆落笔。唯有选材分两种形式,一是被动性选材,即应他人要求之作;一是主动性选材,即自抒情怀。应约之作的内容在真正理解之后,仍然可以激发创作冲动,其要求在于知识面之广阔。

   总之,笔墨当随时代,作品基于传统而又展现自己的个性风格最佳。创作不必拘泥某一种形式,除了传统的优秀形式之外,还应当把握时代特点,尽量地让更多的人能够心领神会,避免曲高和寡,从而更进一步寓心于艺、寓教于艺、寓乐于艺,充分发挥书法艺术的人文价值。歌德曾论艺术作品说:题材人人看得见,内容意义经过努力可以把握,而形式对大多数人是一个秘密。那末,悟出书法艺术的真谛之后,更迫切的要求是创作的成功,怎样才能探索到形式的秘密呢?还是一句古训:锲而不舍。

主要媒体报道